半张油饼
2017-01-08 18:08:54???来源:???评论:0 点击:

贾善财独自一人走在官道上,他体态微胖,五十多岁,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破烂的大褂,佝偻着身体。寒风吹过,他用手紧紧地拉着衣襟,想让自己尽量少的暴漏在这寒冷中,原本佝偻的身躯也更加的蜷缩。不知走了多久,他

????贾善财独自一人走在官道上,他体态微胖,五十多岁,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破烂的大褂,佝偻着身体。寒风吹过,他用手紧紧地拉着衣襟,想让自己尽量少的暴漏在这寒冷中,原本佝偻的身躯也更加的蜷缩。不知走了多久,他来到了安吉县,连年的战乱让这个本就贫瘠的小县城雪上加霜,饿死的,冻死的随处可见。贾善财的着装在这个县城里毫无违和感,只有那微微发福的身材与这凄惨不堪的景象有着很大的反差。他径直的向前走着,在前面第三个路口他见到了一个瘦弱的孩子瘫坐在地上,贾善财眼前一亮,或许是心生怜悯,又或许是其它,他加快了脚步来到了孩子的面前,俯下身,看到路口转角的两具尸体,是孩子的父母。如果说孩子是瘦弱的,那么这两具尸体完全是骷髅上裹着一层人皮,贾善财从怀中掏出了半张油饼,掏出油饼的那一刹那,仿佛整个县城都被这油饼的香气所笼罩,这是半张神奇的油饼,这个县城从没出现过如此的美味。孩子的眼睛亮了,像那启明星一般的明亮,孩子小心翼翼的接过那半张油饼,连谢字也没来的及说,准备疯狂的撕咬这从没见过的美味的时候,刘二却拿着一根木棒,突然出现在了他俩的面前,刘二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在曾经安定的年代里他就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混混,曾经调戏吕茂的妻子被吕茂打断了一条腿,但这并不影响他抢夺贾善财和孩子的半张油饼,在棍棒的威吓下,半张油饼已经换了主人,剩下的只有孩子眼中不断地泪花,眼中的光芒也随着泪水如流星般滑落。
????刘二得到了这半张油饼,急切的想把它吃掉,但是更强大的欲望控制住了他,并没有急着把他吃掉,而是打算偷偷的找到了吕茂的妻子隋杨花,以这半张油饼做饵,引隋杨花出轨,这是一个绝妙的计策,既满足了自己的欲望,又报了吕茂的断腿之仇。刘二的计划理所当然的得逞了,当活着和肉体做出选择的时候,没有人会选择后者。云雨之后隋杨花提议同刘二一起将吕茂杀掉,这样刘二报了当年的仇,隋杨花也不必为出轨承担什么精神的压力。刘二一口应允。
????吕茂在安吉县曾经是酒楼的老板,心思细密,城府极深,县里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家也都愿意和他讲,他当然知道这半张油饼落在了刘二的手上,也推测出自己妻子一夜未归的原因,当天夜里他拿着一块大石头,蹲在自家院子的井里,准备了结了自己多年的结发妻子,抢下这块油饼为自己所有,而他没想到的是,他等来的是两个人。即使老谋深算的他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,吕茂趁隋杨花进屋打探虚实之际,举起石头重重的砸在了刘二的头上,刘二应声倒地,闻声出来的隋杨花见到如此场景,直呼饶命,可吕茂怎能饶他,同样的方式,一击毙命。
????吕茂在刘二身上找到了那半张油饼,忖度再三,连夜到了衙门,找到了当地的县丞钱近开,吕茂明白,这半张油饼好,但是只能解决一餐,要是能在衙门某得个一官半职,那是永远的温饱。当他拿出这半张油饼的时候,钱近开夸奖了吕茂诚心,并让他在衙门的食堂当了总管事。
这半张油饼再次易主,钱近开想着这半张油饼真是从没见过的美味,把他献给州城的上司,升官那岂不是指日可待,正在他得意忘形之际,师爷用一根绳子结果了县丞钱近开,趁着夜色的笼罩,将饼送到了州府,当州刺史大快朵颐之后,以叛乱罪将师爷斩首,并言语到,半张破饼还想讨个县丞,说完又不自觉地吮吸了一下拿过油饼的手指。
传说,人是最好吃的,但只有孩子身上的油没有世俗的味道,才能做出绝美的佳肴。贾善财在官道上走着,怀里放着半张油饼,而安吉县的那个孩子已不知去向。

相关热词搜索:社会 现实

上一篇:天赐我一双翅膀
下一篇:半夜随想

分享到: 收藏
发布者资料
  • 用户等级:一级会员
  • 注册时间:2017-01-08 18:01:27
  • 最后登录:2017-02-07 13:33:41